資訊

INFORMATION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資訊管理 > 行業要聞 > 政府要聞

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八省區反饋督查情況 拘留60人 問責1391人 罰款超3億元

來源: 山東新澤儀器有限公司 >> 進入該公司展臺 2021/07/21 14:54:39 已瀏覽:
導讀: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根據《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

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根據《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對云南省、河南省、湖南省、江西省、山西省、安徽省、遼寧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開展了第二輪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近日,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向上述八省區反饋了督察情況。反饋問題顯示,各省區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不夠深入或存在差距。

省份

立行立改情況

云南

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4660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748家;立案處罰515家,罰款5515.1萬元;立案偵查24件,拘留5人,約談261人,問責253人。

河南

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815件群眾舉報問題已辦結或階段辦結3310件,其中責令整改1906家;立案處罰421家,罰款2716.6萬元,立案偵查16件,拘留25人,約談452人,問責29人。

廣西壯族自治區

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123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715家;立案處罰417家,罰款3896.58萬元;立案偵查5件,拘留7人,約談171人,問責102人。

湖南

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435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4079家;立案處罰497家,罰款金額3277.18萬元;立案偵查41件,拘留20人,約談325人,問責28人。

江西

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321件群眾舉報問題已辦結或階段辦結3091件,其中責令整改1862家;立案處罰419家,罰款2251.82萬元;立案偵查56件,拘留48人,約談194人,問責217人。

山西

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917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4868家;立案處罰349家,罰款6302.2萬元;立案偵查50件,拘留21人,約談79人,問責10人。

安徽

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969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1131家;立案處罰595家,罰款3226.12萬元;立案偵查42件,拘留31人,約談183人,問責622人。

遼寧

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056件群眾舉報問題已辦結或階段辦結2470件,其中責令整改1703家;立案處罰583家,罰款3717.7萬元;立案偵查17件,拘留3人,約談449人,問責130人。

中央第八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云南省反饋督察情況

  督察認為,云南省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堅決扛起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政治責任,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積極進展和成效。

  云南省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書記考察云南時重要講話和批示精神,實施《云南省創建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促進條例》;創新推進洱海保護治理與生態修復“八大工程”,“洱海經驗”及保護治理成效得到多方肯定。拆除赤水河流域云南省境內有小水電。累計建成10個*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市縣、5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踐創新基地。

  推進優化產業結構、能源結構、運輸結構調整,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較2015年下降30%以上,提前4年實現全面供應國Ⅵ(B)標準車用汽油,2020年16個州市政府在地城市環境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例達98.8%。推進以長江為重點的六大水系保護修復,洱海等部分高原湖泊水質不同程度好轉。開展274家重金屬重點行業企業整治,實施15個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技術應用試點。

  努力構筑*西南生態安全屏障。全面開展國土山川大綠化,2020年云南省森林面積3.74億畝、覆蓋率65.04%,居前列。頒布《云南省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加快“三屏兩帶”生態安全屏障建設,生態保護紅線劃定面積占全省國土面積的30.9%。率先出臺生物多樣性保護條例并發布生物多樣性白皮書,建成*的“中國西南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實施亞洲象、金絲猴等珍稀瀕危特有物種拯救、保護和恢復工程。積極籌備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

  云南省高度重視此次督察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056件群眾舉報問題已辦結或階段辦結2470件,其中責令整改1703家;立案處罰583家,罰款3717.7萬元;立案偵查17件,拘留3人,約談449人,問責130人。

  督察指出,云南省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積極進展和成效,但與中央要求和人民期待相比,還存在不小差距。

  一是貫徹落實習近平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的自覺性和主動性不夠。

  一些同志對云南生態環境脆弱敏感的客觀實際沒有清醒認識,存在盲目樂觀傾向。昆明市圍繞滇池“環湖造城”“貼線開發”,環滇池湖濱帶特別是環草海湖濱帶大量被房地產等項目侵占。滇池生態空間受到嚴重擠壓。長腰山是滇池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2012年以來,昆明諾仕達(企業)集團公司在長腰山大肆進行房地產開發。*輪督察曾指出昆明市滇池面山以內城市擴張問題,但昆明市并未引起重視,違規批準昆明諾仕達(企業)集團公司在長腰山規劃建設大量別墅、多層和中高層樓房,其中滇池二級保護區已建成別墅167棟、在建47棟,導致長腰山90%以上區域被鋼筋混凝土替代,長腰山變成“水泥山”,基本喪失生態功能。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八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云南省昆明市安寧市現場檢查某鋼鐵企業鋼渣堆場淋溶水污染情況。

  “兩高”行業產能控制不力,因能耗雙控任務完成不力被*有關部委預警提醒。曲靖市、楚雄州工信部門違規為云騰建材公司和一鑫玻璃制品公司進行備案,兩家企業先后于2016年12月和2018年8月建成投產,督察進駐時仍在違規生產。一些地方和部門產能置換把關不嚴,焦炭等行業產能零增長目標落空。云南成發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置換的105萬噸/年焦化產能中,85萬噸/年來自于2013年之前已淘汰關閉企業的落后產能,10萬噸/年是批而未建的“無效產能”,有效產能僅10萬噸/年。楚雄州德勝煤化工有限公司2011年應淘汰的4座搗固焦爐截至督察進駐時仍在生產。

  一些生態環境目標設置放松要求。云南省《關于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實施意見》中,長江流域優良水體比例、珠江流域劣Ⅴ類水體比例目標設置均不及現狀;云南省城鎮污水處理提質增效行動實施方案對城鎮污水收集率目標值設置也嚴重偏低。

  一些地方在推動解決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方面不敢擔當作為。*輪督察就指出玉溪市九龍國際會議中心違規在撫仙湖一級保護區內建設酒店、別墅等問題,截至此次督察進駐仍未得到有效整改。昆明市為保住敬業鋼鐵有限公司工業產品許可證,不顧其不達環保要求實際,讓其2020年6月恢復生產,導致環境污染問題突出。

  責任落實不到位。部分省級河(湖)長“只掛帥不作戰”,一些突出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輪督察及“回頭看”指出的水電站生態流量泄放不足等問題未整改到位。

  二是高原湖泊保護治理形勢依然嚴峻。

  2020年,九大高原湖泊有7個湖泊水質未達水功能區劃要求,杞麓湖水質從2019年的Ⅴ類惡化為2020年的劣Ⅴ類。

  昆明市對城區雨污分流改造推動不力,二環內雨污合流面積達45.48平方千米,每年通過溢流口排放的雨污合流水約1.4億立方米,嚴重影響滇池水質。2020年滇池30條有水功能區劃類別要求的入湖河流中僅18條水質達標。截至2021年4月,紅河州大屯海沿湖37個生活污水處理項目僅完成10個,進展嚴重滯后,大屯海水質常年為劣Ⅴ類。

  玉溪市通??h投資7.3億元建設的環湖截污工程“截污不治污”,截流污水在雨季通過閘門集中排入杞麓湖,旱季“藏污納垢”,雨季“零存整取”。為達到水質考核要求,通??h投資4.85億元在杞麓湖周邊建成6座水質提升站從湖中取水,凈化后再排入湖;通??h甚至弄虛作假,通過圍隔稀釋,干擾國控水質監測點采樣環境,造成水質改善假象。

  高原湖泊保護條例要求配套出臺保護或利用規劃等措施,但各州市直至2018年后才集中編制規劃,高原湖泊保護利用長期無“規”可循。銘真高爾夫球場屬違法建設項目,侵占滇池一級保護區456.68畝。但昆明市并未依法進行查處,導致球場違法違規問題長期沒有解決,直至督察進駐前才叫停,有關地方甚至“插枝種樹”應付督察。

  一些地方在湖泊保護治理方面系統思維不夠,規劃管控不力。撫仙湖湖濱岸線和緩沖區缺乏科學規劃管控,開發強度大,“邊退邊進”“民退商進”“景觀化治湖”現象突出。

  三是一些污染防治重點領域短板突出。

  云南省生活污染防治基礎設施欠賬多,城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普遍偏低。2020年蒙自、瀘水、宣威等5個城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不足20%,瀘水市僅9.9%?!笆濉逼陂g規劃建設的保山市第三污水處理廠截至督察進駐仍未建成,配套的10.17公里污水干管僅完成4.72公里,每天約4.5萬立方米生活污水直排,致使東河水質急劇惡化,隆陽區石龍坪斷面成為怒江流域*一個劣Ⅴ類斷面。

  生活垃圾焚燒設施建設滯后,應于2021年4月底前完成的13個項目有6個未完成。西雙版納州景洪市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場在2018年至2020年間多次、長時間停運滲濾液處理設施,部分外排滲濾液COD、氨氮濃度達5420mg/L、132mg/L,過排放限值53.2倍和4.3倍。

  部分工業園區環境問題突出。昆明西山區??诠I園區污水處理廠擴容提標工程建設滯后,昆明市及西山區敷衍應對,僅采取沙袋封堵及回抽措施來處理雨水口直排污水問題;部分企業長期通過暗管將生產廢水直排螳螂川。曲靖市沾益工業園區環境風險防控設施不完善,環境風險隱患大。

  重金屬污染防治形勢不容樂觀。個舊市應于2020年底建成的12個重金屬污染綜合防治項目有3個未完成;昆明市東川區應于2017年底完成的10個重金屬污染防治項目至督察進駐仍有3個未完成。云錫集團下屬化工公司未按要求建設滲濾液收集處理設施。

  農業面源污染問題突出。杞麓湖、星云湖、陽宗海等高原湖泊流域內蔬菜等大水大肥作物種植面積大,復種指數高,種植結構和方式優化調整、農藥化肥減量化工作不到位。2020年,普洱市濕法加工咖啡鮮果24.3萬噸,用水量約73萬噸,僅少部分污水經過集中處理,絕大多數高濃度廢水經簡單處理后排放,造成普文河普洱段季節性標。

  四是生態保護還存在薄弱環節。

  一些地方過度開發,部地區天然林面積減少。西雙版納州由于毀林開墾、毀林種茶等原因,2020年天然林面積較2016年減少18.4萬畝。文山州二河溝一級電站擅自在文山*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內建設引水渠、取水口、攔水壩等設施,造成取水口下游河道減水脫水甚至斷流,嚴重破壞保護區生態環境。*輪督察及“回頭看”均指出該問題,但文山州未將其納入整改方案,致使該電站非法延續生產。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八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云南省曲靖市宣威市現場檢查某“散亂污”企業污染治理情況。

  云南省現有歷史遺留廢棄露天礦山約8000座,占損土地面積位居前列,但生態修復工作嚴重滯后。昆明鋼鐵控股有限公司上廠鐵礦、迪慶州安樂鉛鋅礦未按要求開展恢復治理。磷石膏產生量大,利用率低。截至2020年底,云南省堆存磷石膏約2億噸,環境風險隱患突出。全省82家磷礦,6965畝礦山尚未開展生態修復。

  督察要求,云南省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不斷夯實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的根基。要著力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和資源優化配置,*、科學、依法和系統推進高原湖泊保護治理;加快推進環境基礎設施建設和重金屬等歷史遺留環境問題的解決,持續加大自然保護地保護和礦山治理生態修復力度。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嚴肅、*、有效問責。對需要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或需要提起公益訴訟的,按有關規定辦理。

  督察強調,云南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報告,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中央、國務。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云南省委、省政府處理。

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河南省反饋督察情況

  督察認為,河南省深入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改善,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重要進展和成效。

  河南省委、省政府深入貫徹習近平書記對河南的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精神,把生態環境保護擺在突出位置。組織開展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百場宣講”活動。出臺《關于加快構建現代環境治理體系的實施意見》《生態環境保護責任清單》等,建立省委書記、省長共同約談環境空氣質量排名靠后市縣負責人制度。積極推進督察及“回頭看”整改,連續三年由省級領導帶隊,對全省18個市和省直有關部門開展專項督察。

  把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作為重要政治任務。啟動370公里沿黃復合型生態廊道建設,高標準建成廊道示范段120公里。推進礦山地質環境綜合整治與黃河流域歷史遺留工礦土地整治,開展黃河流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和黃河“清四亂”工作,推行“河長+檢察長”河湖管護模式。2020年,河南省黃河流域的18個國控斷面中,Ⅰ—Ⅲ類水質斷面占94.4%。

  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制定出臺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實施意見,完成城市建成區重污染企業搬遷改造148家、居民用煤“雙替代”540多萬戶,淘汰煤電機組522萬千瓦。開展百城建設提質工程與河流清潔行動,全面整治飲用水水源地環境隱患和省轄市建成區黑臭水體;堅決扛起維護南水北調水質安全政治責任,扎實做好丹江口庫區、匯水區及干渠(河南段)沿線污染治理和水質保護,保障“一渠清水永續北送”。修訂土壤污染防治條例,開展農用地土壤污染狀況詳查。

  河南省高度重視此次督察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969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1131家;立案處罰595家,罰款3226.12萬元;立案偵查42件,拘留31人,約談183人,問責622人。

  督察指出,河南省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重要進展和成效,但對標中央要求,對照人民群眾期待,仍然存在差距。

  一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不夠深入。

  一些地方認識和行動仍存在偏差,控制“兩高”態度不堅決。河南省“十四五”能耗雙控形勢十分嚴峻,安陽市作為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按要求應于2020年組織淘汰4.3米以下焦爐,涉及焦化產能660萬噸/年。但安陽市不顧產業結構偏重、環境空氣質量在排名長期靠后的實際,違反“以鋼定焦”要求,將安鋼集團淘汰并按政策外遷的180萬噸/年焦化產能“一女二嫁”,算作本市壓減指標,規劃建設480萬噸/年焦化產能,導致安陽市2020年焦化產能(含在建)仍為1020萬噸/年,焦鋼比達0.58,高出*要求45%。此外,平頂山市汝豐焦化有限公司120萬噸/年焦化產能改造升級項目未取得土地、環評等審批手續,違法開工建設。

  不作為亂作為時有發生。平頂山汝州市對天瑞煤焦化有限公司違法排污問題重視不足,被群眾多次舉報,甚至中央媒體曝光后,整改仍浮于表面,直至督察組兩次督察后,才督促企業整改。許昌長葛市大周鎮平時不作為,臨時采取“一刀切”關停企業應付督察。平頂山市魯山縣自然資源部門與張良鎮公然為危險廢物黑加工窩點“打掩護”。

  一些部門履職不力。省農業農村、統計部門未建立有效的化肥農藥施用量統計體系,鄭州鞏義市部分鄉鎮2019年化肥、農藥施用量比2018年驟減,統計數據失實。省發展改革部門牽頭推進鐵路專線建設履職不到位,仍有8條鐵路線未按時建成投運。省自然資源部門疏于監管,露天礦山“開發式治理”嚴重走樣變形,焦作市博愛縣原太焦高鐵饅頭山取土(石)場礦山“治理”造成生態破壞面積擴大約100畝;新鄉市億陽建材公司借機采石灰巖15萬余噸。省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門推進垃圾填埋場問題整改不實,新鄉等市大量垃圾滲濾液積存。

  部分督察整改推進不力。安陽市內黃縣陶瓷產業園集中煤制氣項目和鋼鐵行業整合進展滯后。焦作孟州市虛假整改,康達爾水產公司1300余畝魚塘在黃河濕地保護區核心區違法養殖達8年,臨近督察進駐又打著整改的旗號緊急啟動魚塘清退工作,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安陽市及滑縣政府在“挖湖造景”專項檢查中故意隱瞞黃龍潭引黃調蓄工程違法占用耕地問題。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河南省安陽市龍安區現場檢查某信訪舉報點位。

  二是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有差距。

  鄭州、開封等市借引黃灌溉、民生供水行“人工造湖”之實。鄭州市中牟縣擅自占用集體土地建設三劉寨調蓄工程,隨后又將蓄水湖開發成濕地公園,每年引黃河水305萬立方米“造景”,而灌區農田只能使用地下水灌溉。鄭州??谟S工程在取水用途發生重大變化、未取得取水許可的情況下,2019年以來違規從黃河引水1.5億立方米。開封黑崗口工程借調蓄灌溉之名,打造“開封西湖”景區,已非法占地1280畝。

  水資源集約節約利用水平不高。黃河取水指標細化方案與年度用水計劃執行“兩張皮”;水利部門統計各地用水量時把關不嚴,部分數據失實。企業計劃用水和農業采地下水問題突出,趙口引黃灌區等17個取水灌區2019年就量取水3.7億立方米。全省采區面積達4.44萬平方公里,部分地區地下水水位嚴重下降。

  黃河灘區管理缺乏系統觀念。焦作市溫縣產業集聚區未經水利部門審批,違規向新蟒河以南河道內擴展7.53平方公里,并引進39家以家具制造為主的企業,與原規劃目標不符。黃河濕地保護區內仍有大量魚塘未清退,部分已退出魚塘也未恢復原貌。濕地占補平衡政策落實不到位,2018年以來全省11個建設項目共占濕地157.35畝,均未按要求恢復或重建濕地,而是繳納補償金了事。

  部分一級支流水電開發管理無序。伊洛河流域洛陽段密布58座小型水電站,*小裝機僅40千瓦,多數手續不全,4座位于洛陽鯉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核心區和實驗區。多數引水式電站建設時未考慮生態流量,部分河段脫水。

  督察還發現,一些地方礦山開采破壞生態問題突出,非法越界開采屢禁不止。平頂山市汝州車溝鋁土礦長期越界開采、嚴重破壞生態;郟縣鑫易達礦業公司未獲環評批復和安全生產許可情況下違法建設、越界開采;焦作市、鄭州鞏義市等地也存在石材礦山非法越界開采問題。

  三是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滯后。

  全省247座城鎮污水處理廠中,44座長期滿負荷或負荷運行。洛陽市瀍東區污水處理廠新建污水處理設施配套管網建設滯后。南陽市溧河、十二里河綜合整治工程部分污水管網未建成。截至2020年底,商丘、信陽等5市仍有17座污水處理廠未達提質增效目標,6座污水處理廠進水濃度不升反降。開封市至今無正規污泥處置設施,蘭考縣每年約6600噸污泥堆存在廠內。

  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水平亟待提升。全省98座現役生活垃圾填埋場中,60座負荷運行,平均負荷率達214%;21座應封場的填埋場仍期服役。全省34座現役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中,7座運行負荷不足80%,部分負荷僅50%。全省垃圾滲濾液積存量100萬噸;20座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處理量小于產生量,但現場無積存,大量滲濾液去向不明。

  鄭州市及相關縣(市、區)政府對垃圾分類工作重視不足、推進力度不夠,半數以上分揀中心未按期建成投運。餐廚垃圾收集處理水平低下,仍有9個省轄市未按規劃要求建成處理設施;23座處理設施中,半數負荷率僅為50%左右,*低的僅為6%。

  部分地區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閑置問題突出,3322座農村污水處理設施中有311座閑置,39座尚未建成,其中漯河市、商丘市閑置率過40%。曾獲*文明村稱號的三門峽市河口村和獲全市美麗示范鄉村稱號的霍村污水處理站均淪為擺設。

  四是污染防治攻堅仍需進一步深入。

  落實煤電產能淘汰不力,洛陽市主城區仍有3家煤電企業未按要求“清零”。機動車淘汰工作不到位,實施方案滯后近兩年。VOCs泄漏檢測與修復工作進展緩慢,三門峽東方希望鋁業公司等VOCs治理不到位。濮陽市范縣高碼頭鎮為引進2家羽絨公司,在用地合同中寫入“地方相關部門不能進企業檢查罰款”等違規條款,長期縱容企業直排水洗鴨毛廢氣,惡臭擾民嚴重。

  水污染防治仍需發力。產業集聚區污水處理問題突出,開封市精細化工園區污水處理廠主要收集處理農藥、化工企業排水,長期“吃藥運行”,在尾端大量投加COD去除劑;污泥未經危險廢物即經脫水處理用于綠化,園區內興化化工數千噸高濃度廢水長期積存。新鄉市孟莊工業集聚區污水處理廠排水氮濃度頻繁標。周口市太康縣、平頂山市葉縣產業集聚區大量污水直排。鶴壁市淇河前枋城、安陽河馮宿橋、滑縣黃塔橋等國考斷面水質標甚至“返劣”。

  危險廢物管理水平仍需提升。三門峽義馬市暫存3000余噸受鉻污染物,防控措施不到位。醫療廢物處置能力不平衡,平頂山、新鄉等地處置設施負荷運行;30項新(改、擴)建項目中,12項仍處于前期準備階段。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河南省平頂山市魯山縣現場檢查某疑似非法填埋危險廢物點位。

  督察要求,河南省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和習近平書記對河南的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精神,強力推進生態環境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加強南水北調工程沿線水資源保護,深入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嚴格落實“四水四定”要求,糾正違規“人工造湖”,推動相關流域小水電整改;不斷健全環境治理體系和制度機制,妥善解決群眾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嚴肅、*、有效問責。對需要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或需要提起公益訴訟的,按有關規定辦理。

  督察強調,河南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報告,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中央、國務。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河南省委、省政府處理。

中央第七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廣西壯族自治區反饋督察情況

  督察認為,自治區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著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積極進展和成效。

  自治區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書記視察廣西重要講話精神,成立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專項小組,全面實施河長制、湖長制,出臺“三線一單”分區管控制度。發布實施紅樹林、龍峽山保護,南流江、右江水環境保護等地方法規;成立自治區生態環境保護委員會,建立生態環境保護政同責、一崗雙責責任體系。大力推進生態文明示范創建,一些縣(市)獲評*生態文明建設示范縣,獲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創新實踐基地命名、“*森林城市”稱號。

  著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持續開展春季禁燃限放、夏季臭氧污染防治、秋冬季秸稈禁燒和揚塵防控等專項行動;開展飲用水水源地環境問題整治,完成市、縣兩級1122個具體問題整改;加強重點海灣環境治理,清理整治114個入海排污口;推進重點流域污染治理,漓江水質長期保持優良,九洲江粵桂交界斷面水質實現穩定達標。完成重金屬減排項目118個、農用地安全利用面積889.05萬畝,實施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技術試點項目17個。

  以督察整改為契機解決突出生態環境問題。將督察整改列入自治區委常委會年度工作要點和自治區政府年度工作報告。南寧市那考河、沙江河等昔日黑臭水體變成百姓喜愛的生態公園。重點流域、海域水質得到改善,南流江橫塘斷面水質由劣Ⅴ類改善至Ⅲ類,欽江水質全面提升。北海市推動誠德鎳業有限公司清運廢渣242萬噸,修復治理污染地塊44.9萬平方米。經過努力,廣西環境質量保持前列。

  自治區高度重視此次督察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解決一批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917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4868家;立案處罰349家,罰款6302.2萬元;立案偵查50件,拘留21人,約談79人,問責10人。

  督察指出,廣西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積極進展和成效,但對標對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對照人民群眾對優美生態環境的殷切期待,仍然存在差距和短板。

  一是綠色發展理念貫徹落實不夠深入。

  一些地方和部門對“生態優勢金不換”的認識不夠深入,綠色發展理念樹得不牢,對天生的好山好水缺乏敬畏和呵護之心。自治區2017年以來陸續發生12起紅樹林破壞案件,造成紅樹林直接死亡239.85畝、退化671.51畝。一些領導干部對高質量發展的認識有偏差,北海市、防城港市不顧產業布現狀和規劃要求,爭搶鋼鐵項目落戶。百色市、柳州市三江縣、來賓市金秀縣長期違規補貼和扶持“兩高”企業。

  “兩高”項目管控不力。在未完成“十三五”碳排放強度控制目標,六大高耗能行業能源消費量占比、煤炭消費量占比持續增加的情況下,廣西“十四五”上馬“兩高”項目沖動依然強烈。水泥熟料等高耗能行業產能持續擴張,12個在建項目產能達1734萬噸,是“十三五”增量的2.9倍?!笆濉逼陂g,防城港市萬元GDP能耗強度上升42.5%,其粗鋼產能在“十四五”期間仍將大幅增加。百色市“十三五”期間萬元GDP能耗強度上升16.74%、碳排放強度上升21.4%,與下降19%、22%的任務目標背道而馳;但其仍在規劃目標的情況下,新增大量氧化鋁產能。

  能耗雙控考核放松要求,百色市連續三年考核結果為“未完成”,本應問責卻弱化為通報批評;北海市、崇左市未完成任務,自治區也未對其實施緩批限批。抽查發現,防城港、百色等市46個“兩高”項目未通過節能審查已開工建設。差別電價政策一再落空,2012年以后限制類鐵合金企業再未執行差別電價政策,自治區工信部門甚至借富余小水電之名,使桂林、崇左等地限制類鐵合金企業獲得更低電價。

  整改敷衍應對。梧州市稀土開采污染水源問題整改不力,岑溪市三堡鎮一帶區域稀土盜采仍然嚴重,義昌江及其支流2020年氨氮年均濃度標。一些地方和部門對群眾舉報重視不夠,群眾不滿意率高。南寧市新又鮮畜禽有限公司屠宰廢水污染周邊環境,但地方卻回復不會造成污染。

  二是生態破壞問題仍較突出。

  紅樹林資源保護條例未得到有效貫徹落實,紅樹林部破壞問題突出,自然保護地以外5000多公頃紅樹林未得到有效保護。2017年6月以來,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有限公司鐵山港東港區欖根作業區泊位工程,不顧管理部門多次責令停止違法行為的要求,持續野蠻施工,導致257.67畝紅樹林受損,死亡數量高達37988株,其中部分死亡紅樹林樹齡達30年以上。欽南區犁頭嘴海堤加固項目、欽州市茅尾海沙井項目施工造成83.19畝紅樹林死亡。

  礦山開采生態破壞嚴重。露天礦山野蠻開采問題普遍,全區“半邊山、一面墻”式礦山達296座。截至2020年全區礦山需要治理恢復的面積達20300公頃,“十三五”期間僅治理4114.63公頃,完成率20.2%。來賓武宣縣32個露天礦山企業中28個存在破壞林地行為,立案涉林面積達100公頃;梧州岑溪市綠色礦山創建工作不實,11座閉坑礦山無一開展生態修復治理工作,31座花崗巖礦山中20座未嚴格按要求進行階梯型開采。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七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廣西賀州市現場檢查大理石礦山生態破壞及修復情況。

  自然保護地管理不到位。桂林市自然保護區違規項目清退整治不力,保護區確界和功能區劃分工作嚴重滯后;在未摸清小水電數量、未開展實質工作情況下,兩次申請整改銷號,均因工作不實被駁回。河池市鳳山世界地質公園保護區內,良利采石場長期違規野蠻開采,生態破壞嚴重;鳳棲桃園生態智慧長壽康養基地等3個房地產項目違規建設,嚴重破壞*地質遺跡點。鳳山縣人民政府蓄意調整項目在保護區域等級為項目開發讓路,多處原*、省級地質遺跡保護點被降級。貴港桂平市碧灘銀金鉛礦2016年以來在桂平西山*風景名勝區一級保護區內“開天窗”采礦。賀州市昭平桂江*濕地公園試點期間,文竹水電站等8個項目在公園內違規建設,直至2021年4月*林草現場督辦后才全面停產整改。此外,防城港金花茶*自然保護區緩沖區內仍有部分違規設施。

  三是環境基礎設施短板明顯。

  廣西上報2020年設區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為44.8%,即便該數據已明顯低于平均水平,但仍有較大“水分”。北海市上報的生活污水收集率為85.8%,號稱全區*,但擠掉工業廢水“水分”后,收集率降至不足50%。由于收集率過低,全區121個城鎮污水處理廠中,23個處理量負荷率低于70%,35個進水COD平均濃度低于100mg/L。2018—2020年,雖然全區建設了1888公里污水管網,但由于管網錯接漏接等原因,無法有效收集生活污水,全區污水處理廠污染物平均進水濃度沒有提升,部分污水處理廠處理負荷甚至下降。崇左市管網建設嚴重滯后,2020年污水集中收集率僅為6.7%,大量生活污水直排,黑臭水體“一填了之”,而城區*一座污水處理廠建成10年卻長期負荷率不足40%,雖被自治區有關部門多次督辦,仍無動于衷。

  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置能力缺口較大,2020年廣西生活垃圾產生量為2.9萬噸/日,但無害化處置量僅有2.09萬噸/日?!笆濉币巹澖ㄔO的45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有近1/3未建成。51座在役垃圾填埋場有24座量填埋,實際填埋量達設計處置能力的180%。2020年底,全區填埋場垃圾滲濾液積存量高達58.2萬噸,環境風險十分突出。北海市生活垃圾填埋場2016年以來累計偷排53.56萬噸垃圾滲濾液至市政管網;南寧市橫縣第二生活垃圾填埋場垃圾滲濾液直排外環境,外流滲濾液COD濃度排放標準143.7倍;貴港桂平市生活垃圾填埋場偽造滲濾液處置設施運行假象,騙取治污資金;柳州市5個縣級生活垃圾填埋場4個有滲濾液滲漏問題。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七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廣西貴港市桂平市檢查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臺賬。

  四是其他需要關注的重點生態環境問題。

  編制自治區圍填海歷史遺留問題處理方案時,未對地方上報情況進行審核把關,多處內容失實;防城港市和欽州市45處占用海洋生態紅線的未批已填地塊,上報為未占用;上報的11處未批準填而未用地塊,有7處未填海,4處主要填海時間在方案上報以后。北海市鐵山港灣區公館鎮鹽田村海域兩處填海地塊、欽州市大風江炮臺村福熙石場填海區域持續違法違規填海。

  欽州、防城港、北海三市入河入海排口水質標問題突出。2020年欽州市海水水質體評價為“差”,近岸海域環境功能區達標率僅為70.6%,茅尾海海域5個監測點位只有1個達到環境功能區管理目標;防城港市茅嶺鎮直排茅尾海的11個排水口水質重度污染;北海市2020年監測的入河排污口中50%以上標。茅嶺江流域、茅尾海海域非法采砂猖獗,盜采行為屢禁不止。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作為區屬大型企業,環境保護意識淡薄,多個下屬碼頭存在突出環境問題。

  部分尾礦庫、廢棄礦山、歷史遺留廢渣等污染治理不到位,存在環境安全隱患。電解鋁等重點發展行業危險廢物處置能力空缺,廢鉛酸蓄電池非法收集處置問題突出?;?、農藥統計數據作假,2016年至2019年,全區化肥銷售量增長25.7%,而統計使用量卻下降3.85%,增減趨勢明顯矛盾。

  督察要求,自治區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承擔起保護好廣西山山水水的歷史責任。加快推動產業結構、能源結構優化調整,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嚴守生態環境保護紅線,著力保持山水生態的原真性和完整性;加快補齊環境基礎設施短板,切實加強污染治理和風險防范。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嚴肅、*、有效問責。對需要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或需要提起公益訴訟的,按有關規定辦理。

  督察強調,自治區委、政府應根據督察報告,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中央、國務。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自治區委、政府處理。

中央第六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湖南省反饋督察情況

  督察認為,湖南省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積極推進生態強省戰略,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重要進展和成效。

  湖南省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書記“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守護好一江碧水”等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抓牢抓實生態環境保護政治責任。相繼出臺長江經濟帶發展實施規劃、重點工作實施方案、負面清單實施細則,旗幟鮮明提出實施“三高四新”戰略、建設現代化新湖南,把建設生態強省、美麗湖南作為重要內容。

  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連續四年部署推動“夏季攻勢”,完成3906項整治任務。2017年以來投入949億元用于督察整改,有效解決一批重點難點問題。統籌推進湘江保護和治理,累計關停治理“散亂污”企業1563家、涉重企業1200余家,株洲清水塘、湘潭竹埠港、衡陽水口山、郴州三十六灣、婁底錫礦山五大重金屬污染嚴重片區環境有改善。2020年,全省空氣質量優良率達到91.7%;有地表水國控斷面退出劣Ⅴ類,長江干流湖南段及湘、資、沅、澧四水干流斷面水質穩定達到或優于Ⅱ類標準;森林覆蓋率達到59.9%。

  大力推動洞庭湖生態環境整治,拆除砂石碼頭251個,取締入河排污口近1000個,退還長江岸線7.24公里,完成岸線復綠2.4萬畝、港口碼頭復綠47.7萬平方米;依法拆除47萬畝矮圍網圍,累計清除38.6萬畝歐美黑楊,2020年洞庭湖湖體磷濃度較2015年下降46.4%。全面開展“長江禁捕 打非斷鏈”專項行動,推動漁民上岸轉產安置;修復濕地生態8.6萬畝,2020年洞庭湖越冬候鳥、江豚、麋鹿穩定棲息數量均創新高。

  湖南省高度重視此次督察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321件群眾舉報問題已辦結或階段辦結3091件,其中責令整改1862家;立案處罰419家,罰款2251.82萬元;立案偵查56件,拘留48人,約談194人,問責217人。

  督察指出,湖南省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重要進展和成效,但對標對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仍有不少差距。

  一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有差距。

  一些地方和部門思想認識有偏差,對生態環保緊迫性認識不夠,存在畏難情緒多、依賴思想重、新發展理念樹得不牢等問題。湘西州花垣縣屬于“錳三角”區域,歷史遺留錳渣處置不力,振興公司錳渣庫滲濾液處理工程不正常運行,民樂鎮、貓兒鄉、排吾鄉錳礦區污水處理廠改擴建工程建設滯后,部分含錳污水排入外環境。邵陽市為引進吉電長樂光伏項目,在項目尚未取得任何行政許可情況下,主動協調調整區域用地規劃,默許企業毀林占地。永州市為開發湘江源森林公園旅游資源,申請降低湘九公路涉及保護區域等級。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六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湖南省湘西州花垣縣與電解錳企業負責人開展座談。

  存在“兩高”項目上馬沖動現象,一些不符合要求的項目堅持續建。湖南省在編制省“十四五”能源發展規劃時,未落實《關于全面推動礦業綠色發展的若干意見》“全面退出石煤開發”要求,仍允許懷化發電項目采用當地石煤作為燃料,環境風險隱患較大。湘鋼集團東安石灰石礦資源綜合利用項目未進行能源評估就已開工建設?;膺^剩產能不夠有力,懷化市為引進日產8000噸熟料水泥生產線,在省內熟料產能過剩的情況下,依然接受其他省外出讓熟料產能進行置換。

  省級統籌謀劃不夠。湖南省對礦山生態修復、重金屬污染治理、礦涌水治理等歷史遺留問題,統籌謀劃、指導幫扶不夠;一些地方一味“等靠要”,工作標準不高,導致一些重點工作推進遲緩。郴州市魯塘礦區廢棄礦山占地560公頃,遺留生態環境問題長達十余年未開展整治;全省數十萬噸歷史遺留及每年新產生的數千噸砷堿渣未得到有效處置;一些地方礦涌水治理投資巨大,效果不佳。

  部門責任落實不力。省住房城鄉建設廳對城市污水管網改造重部署、輕督促,對任務完成情況只調度、不核實,發布的長沙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高達100.92%,兩次提供的老舊污水管網改造數據有明顯出入;對全省城鎮生活垃圾處理能力底數不清,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推進不力。省農業農村廳對化肥減量工作重視不夠,僅2019年明確減量指標任務,工作部署推進不力。省交通運輸廳港口碼頭污染問題整治走過場,僅靠調度統計表來掌握情況,工作不嚴不實。

  督察還發現,湖南省部分整改工作進展緩慢,株洲市、衡陽市先后因督察整改不力被*有關部門公開約談。

  二是推進長江大保護不夠有力。

  湖南省未按要求完成“十三五”老舊污水管網改造任務,生活污水收集缺口大,全省雨污合流制管網占比達38.6%,城市污水處理廠進水COD濃度普遍達不到設計標準。2020年,全省161座縣以上城市污水處理廠有38座進水COD濃度低于100mg/L。長株潭城市群是湖南省經濟發展的核心增長極,但污水管網短板問題非常突出。長沙主城區一半排污管網為雨污合流制,株洲主城區雨污混接2761處,湘潭主城區近50公里污水管網存在斷頭、缺失問題,且有多處管網空白區。三市沿湘江建有107個排漬泵站,普遍存在混排生活污水問題。2020年以來,長沙市僅小西門、趙洲港兩個泵站就向湘江抽排1127萬噸雨污混流水,石碑大港排口排放5890萬噸雨污混流水進入湘江二級支流圭塘河?!笆濉逼陂g,株洲、湘潭2市老舊污水管網改造任務完成率僅分別為7.3%、9.7%。株洲市三次報送的老舊污水管網改造數據前后出入較大,存在重復統計、一數兩用問題,均與實際情況存在較大差距,明顯作假。

  農業面源污染管控不力。洞庭湖區岳陽、常德、益陽三市化肥減量工作不嚴不實,敷衍了事。三市農業農村部門基本沒有開展測土配方施肥工作,常德市漢壽縣臨時編造虛假臺賬應付督察組;益陽沅江市上報通過減少水稻、油菜等種植面積實現化肥減量,但現場核查發現,實際種植面積不降反增?;蕼p量數據統計部門和農業農村部門各有“一本賬”,且差異較大,數據虛假失真。

  生活垃圾處理短板明顯。全省95座垃圾填埋場有31座設計能力填埋,占比達32.6%。婁底市燕子巖,邵陽市大祥區蔡鍔鄉,懷化洪江市黔城、安江等垃圾填埋場滲濾液滲漏、直排問題突出,環境污染嚴重。

  碼頭污染防治不到位。湘潭市港口碼頭污染防治屢治屢落空,對諸多既有問題謊報瞞報。湘潭港鐵牛埠港區一期碼頭、易俗河港區一期碼頭、九華港區寧家灣碼頭不同程度存在污水處理設施閑置、污水收集不到位等問題,大量雨污水未經有效處理直排湘江。岳陽港岳陽林紙煤碼頭關閉長期不落實;株洲港建霞碼頭無污水處理設施,油污收集罐和生活污水收集罐淪為擺設。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六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湖南省湘潭市現場檢查某碼頭廢水處理設施并采水樣。

  三是重金屬和礦山污染問題依然突出。

  湖南省部分區域及工礦場地重金屬污染嚴重,涉重尾礦庫、廢棄礦山多。部分歷史遺留涉重廢渣治理進展遲緩。

  大部分在產砂石土礦存在越界開采、侵占林地、規模開采等問題。邵陽縣長陽礦區2萬余噸廢渣侵占土地;婁底市2020年砂石土礦開采量達4304萬噸,出“十三五”規劃要求的年開采量近1倍。懷化市溆浦縣5家硅砂開采企業附近山體植被大面積被破壞。張家界市210多家大理石、方解石采石制砂企業,多點無序開發,非法毀林占地時有發生。

  全省各類廢棄礦山達6950座,大部分未落實“誰開發、誰治理”要求,生態修復率不到45%,部分修復工程浮皮潦草。懷化市547座廢棄礦山,70%未開展治理修復,大量酸性含重金屬淋溶水直排。婁底市368座廢棄礦山中過三分之二未開展治理修復,其中79個礦洞排放強酸性廢水。部分尾礦庫環境安全隱患較為突出,湘西州49座需要開展治理或閉庫尾礦庫,僅完成閉庫10座。邵陽市應完成治理的26座尾礦庫,尚有11座未開展治理。此外,廢棄礦山生態修復機制不夠完善,后續恢復治理多由屬地政府兜底埋單。

  四是一些重點生態環保工作推進不力。

  結構性污染問題依然突出,天然氣消費占比遠低于平均水平,公路貨運量占比過高,產業轉型升級乏力。有色金屬礦產資源環境壓力仍然突出。*輪督察指出的郴州市嘉禾縣機械鑄造業環境污染問題仍未完成整治,“散亂污”面沒有改變。

  園區環保水平較低。普遍存在園區規劃環評執行不嚴、環境保護基礎設施建設運行管理不到位、企業環境違法現象時有發生等問題。2019年以來,全省十余家產業園區因環境問題被省級及以上生態環境部門掛牌督辦。衡陽市松木工業園污水處理廠存在鉈標排放現象;常德市桃源縣陬市工業園內企業存在直接將*類污染物排入污水處理廠的現象;株洲市攸縣攸州工業園多家企業仍使用簡易鍋爐燃燒煤炭、木材,無污染治理設施;郴州市永興縣太和工業園必須辦理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11家入園企業中僅3家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

  一些重點改革工作落實還不夠到位。湖南省落實中央環保垂改指導意見要求不夠有力,省級生態環保督政體系還需完善。生物多樣性保護相關基礎數據有待統籌整合,觀測、調查、評估等基礎工作有待加強。

  督察要求,湖南省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進一步推動美麗湖南和生態強省建設。充分發揮生態環境保護對產業、能源、交通運輸結構優化調整的倒逼作用;統籌推進尾礦廢渣、礦涌水等生態環境治理;系統推進長江保護修復,持續開展“一湖四水”生態環境綜合整治;加強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因地制宜建設污水處理設施。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嚴肅、*、有效問責。對需要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或需要提起公益訴訟的,按有關規定辦理。

  督察強調,湖南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報告,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中央、國務。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湖南省委、省政府處理。

中央第四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江西省反饋督察情況

  督察認為,江西省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積極推進*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積極進展和成效。

  江西省始終牢記習近平書記打造美麗中國“江西樣板”的殷殷囑托,不斷深化“綠色生態是江西*財富、*優勢、*”的省情共識,把生態環境保護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深入推進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行動,統籌推進“五河兩岸一湖一江”全流域治理。累計拆除非法碼頭104個,撤銷化工集中區6個,關閉退出化工企業89家,2020年長江干流江西段有斷面水質全部達到Ⅱ類標準,鄱陽湖水質明顯改善。

  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深入開展“四塵三煙三氣兩禁”整治行動。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體建設,完成造林362.8萬畝,修復濕地7.5萬畝;全省自然保護地數量達547處,治理水土流失面積615萬畝,率先實現*森林城市、*園林城市設區市全覆蓋。整治排污口434個,恢復長江自然岸線7500多米?!笆濉逼陂g新增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設施29座、危險廢物年處置能力50萬噸。

  推進*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35項改革舉措和經驗成果在推廣。率先出臺全省流域綜合管理暫行辦法。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全面落地。建立“三線一單”生態環境分區管控體系和“四級三類”國土空間規劃體系。探索形成崩崗治理“贛南模式”、廢棄礦山修復“尋烏經驗”。九江長江“*美岸線”、昌銅高速生態經濟帶、吉安百里贛江風光帶、瑞金“無廢城市”等建設取得積極進展。

  江西省高度重視此次督察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435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4079家;立案處罰497家,罰款金額3277.18萬元;立案偵查41件,拘留20人,約談325人,問責28人。

  督察指出,江西省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積極進展和成效,但對標中央要求,對照人民期待,仍有差距,一些突出生態環境問題亟待解決。

  一是一些地方和部門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還有差距。

  江西省一些領導干部生態優先理念還未樹牢,對一些長期存在的生態環境問題習以為常;一些地方和部門高質量發展意識不強,“兩高”項目控制不力。九江、上饒等地在沒有完成“十三五”能耗控制目標情況下,仍然違規上馬“兩高”項目。九江德安萬年青水泥6600噸/日熟料生產線等9個項目未取得節能審查批復,擅自開工建設。相關地市發展改革部門履職不力,一直未制止企業違規建設,部分項目已建成投運。九江市生態環境部門和原廬山區發展改革部門等違規審批屬于限制類產能的九宏新材料公司年產60萬噸燒堿項目,督察進駐時部分裝置已建成投產。九江賽得利(中國)公司年產100萬噸化纖、南昌江西兆馳半導體項目一期工程等7個高耗能項目均于2020年建成投產,相關政府*項目開工建設前補充能耗替代方案,但截至督察時均未提供,節能*成為一紙空文。

  去產能工作不嚴不實。2013年4月,宜春市工業和信息化違規審批,導致宜春紅獅水泥公司61萬噸/年水泥產能重復替代。江西省工業和信息化廳沒有對問題突出的有色金屬冶煉行業組織開展排查和淘汰工作。吉安永豐縣龍天勇有色金屬公司先后違法建設11臺*明令淘汰的燃煤反射爐,市縣兩級工業和信息化部門多次現場檢查卻視而不見,未提出淘汰要求。贛州大余縣工業和信息化不作為,明發礦業公司落后產能鼓風爐煉鉛工藝長期違法使用。

  法治意識樹得不牢。抽查贛州、吉安、撫州等市6個縣發現,均大量存在違規占地和建設現象。贛州大余縣違規占地近900畝建設工業園區。撫州金溪縣違反城鄉規劃法,采用企業先建設、政府后供地的辦法招商引資,違法占地200余畝,其中農用地72.5畝。上饒弋陽、鉛山縣違規在二類工業用地建設有色金屬冶煉等重污染類項目。吉安市永豐縣循環經濟產業園、撫州市南豐工業園2017年以來分別違規引進5家和8家企業入園。一些地方政府干擾行政執法。永豐縣政府擔心企業受行政處罰而不能享受退稅政策,相關部門只檢查、不處罰,縣循環經濟產業園多家企業違法行為長期不整改。大余縣政府不僅不履行屬地監管責任,反而為明發礦業違法生產說情開脫;2019年以來,明發礦業非法處置危險廢物7000余噸。

  二是長江保護修復工作仍不到位。

  落實負面清單不堅決。省發展改革委、自然資源廳違反*要求,將長江干流1公里范圍內的16.8公頃土地調入工業園區。九江市及永修縣有關部門違反負面清單要求,在工業園區范圍外違規審批星火獅達科技年綜合利用6萬噸有機硅廢物化工項目。

  工業園區污染管控不嚴。撫州金溪縣陸坊工業區和吉安永豐縣循環經濟產業園偷排漏排問題嚴重,園區內晨飛銅業、龍天勇、祥盛等企業管理不善,大量重金屬污染物通過雨水口偷排,污染周邊環境。九江彭澤縣磯山工業園區入長江排澇泵站排水頻繁標。萍鄉弘源煤化工公司長期違法生產,投產十余年一直未按要求將濕熄焦改造為干熄焦,熄焦廢水標排放。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四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江西省九江市永修縣現場檢查某園區企業污水處理設施運行情況。

  農藥化肥減量工作不實。農業面源污染防控是降低鄱陽湖磷濃度的重要舉措,*明確到2020年鄱陽湖周邊地區化肥、農藥使用量比2015年減少10%以上。江西省擅自放松要求,將農藥使用減量目為減少6%以上,上饒市甚至將化肥、農藥減量目標均降為6%。未按照*要求開展化肥減量增效示范縣創建,取土化驗和田間試驗工作大打折扣。測土配方施肥取樣數僅完成*要求的20%,卻上報覆蓋率過90%,嚴重失實。鄱陽湖周邊的南昌新建區、九江修水縣和上饒余干縣等地測土面積甚至不足10%,但地方卻上報完成95%以上。

  上饒市鄱陽縣對鄱陽湖*濕地公園保護不力,違規審批建設酒店、長期默許縱容水產養殖。鷹潭市六國化工公司600多萬噸的磷石膏庫、萍鄉市安源區高坑工業煤氣公司貯存的約7000噸酚氰廢水、江西銅業城門山銅礦劉家溝尾礦庫等存在突出環境安全隱患。

  三是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滯后。

  全省污水管網建設改造欠賬多。*輪督察“回頭看”,以及2018年以來連續三年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警示片均指出南昌市生活污水直排問題,但南昌市敷衍整改,工作推進嚴重滯后。2018年至2020年,老城區雨污合流管網改造僅完成長度的16%;老舊污水管網改造僅完成“十三五”規劃目標的56.2%。針對2019年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警示片指出的烏沙河水體污染問題,南昌市不在管網截污改造上下功夫,卻以生態補水的名義抽水沖刷河道。不少污水處理廠“清水進清水出”,南昌市*的青山湖污水處理廠進水COD濃度甚至低于污水排放標準。大量污水直排導致水體污染嚴重。萍鄉市污水管網建設滯后,大量污水未得到有效收集,市污水處理廠附近的溢流口每日外溢污水約2.8萬噸,嚴重影響下游桐車灣斷面水質,使其成為2019年全省*未達目標的國考斷面,2020年以來月均值多次標。景德鎮、鷹潭和新余等市也存在污水收集不到位、生活污水直排問題。

  危險廢物處置利用問題多發。江西省危險廢物綜合利用企業眾多,抽查贛州、吉安、撫州三市發現,相關企業仍然普遍存在違規處置、違法排污問題。此外,撫州市危險廢物處置中心、九江市永修工業園區危險廢物焚燒處置項目、贛州市醫療廢物處置中心擴能改造工程等建設滯后。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四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江西省吉安市新干縣現場檢查某企業危險廢物儲存設施。

  園區集中供熱推進緩慢。全省107個省級及以上開發區中有74個未建成集中供熱設施,57臺燃煤鍋爐未按規定淘汰,部分園區還存在生物質鍋爐違規燃煤問題。

  四是一些突出生態問題仍未解決。

  礦山整治修復走過場,現場抽查新余、贛州等地13座礦山,均存在虛報整改進度問題,部分礦山甚至未進行任何修復。新余市關閉的55座礦山,僅9座開展生態修復,且修復工作打折扣;景德鎮樂平市24座廢棄采石礦山均未開展生態修復。禁采區違規開采,景德鎮擅自縮小禁采區范圍,樂平市35座露天礦山中有12個處于江西省明確的禁采區。雙田鎮至涌山鎮205省道兩側也有多家礦山違規采石取土,抽查2家均存在山體破壞嚴重、棄土處置不規范、揚塵污染控制不力等問題。此外,新余市部分綠色礦山創建弄虛作假。

  飲用水水源地保護不力。上饒鄱陽縣違法審批侖江地產和香港世華兩家房地產公司在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建設度假村、酒店和商鋪,占地面積約200畝。鷹潭、上饒部分飲用水水源地尚未依法劃定水源保護區,也未開展水源地規范化建設。

  自然保護地管理不嚴格。贛州寧都縣為開采礦山,在仙桃山縣級自然保護區森林植被完好的情況下,謊稱保護區失去生態保護價值,申請撤銷該保護區。吉安、撫州、萍鄉等地違規保留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水電站。九江湖口縣賽得利纖維公司違規在長江八里江段長吻鮠鯰*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內取水和排污。

  督察要求,江西省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大力推進美麗中國“江西樣板”建設,走出一條經濟發展和生態文明水平提高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路子。嚴格控制“兩高”項目盲目上馬,堅決淘汰落后產能;推進長江保護修復,加快補齊生態環境基礎設施短板;嚴守生態環境保護紅線,加強工業園區、礦產資源開發監管,加大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力度。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嚴肅、*、有效問責。對需要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或需要提起公益訴訟的,按有關規定辦理。

  督察強調,江西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報告,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中央、國務。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江西省委、省政府處理。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山西省反饋督察情況

  督察認為,山西省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大力推進污染防治攻堅戰,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積極進展和成效。

  山西省委、省政府把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擺在更加突出位置,提出“四為四高兩同步”體思路,明確“三個不要三個要”工作要求,部署“兩山七河*域”生態修復治理。將“三線一單”納入省委重大改革項目和省政府重點工作任務,制修訂多部地方性法規,建立紀檢、組織、生態環境等多部門聯動問責機制,就生態環境質量惡化問題約談有關地方。

  大力推進污染防治攻堅戰。堅持“轉型、治企、減煤、控車、降塵”多管齊下,“十三五”期間,累計退出煤炭過剩產能1.57億噸,關停落后煤電機組436.1萬千瓦,11個設區市建成區全部出租車、98.8%公交車更換為新能源或清潔能源汽車。深入推進“五水綜改”等措施,近三年累計實施393項省級水污染治理重點工程,全省58個*地表水考核斷面退出劣Ⅴ類,實現歷史性突破。以受污染耕地和污染地塊安全利用為重點,有序推進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

  統籌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以太行山、呂梁山為重點推進“兩山”生態修復;2020年營造林408.1萬畝;新增呂梁山生態脆弱區及黃土高原生態修復治理面積1.75萬平方公里。以汾河為重點推進“七河”“五湖”生態治理,建成汾河百公里中游示范區13.5公里先行示范段;統籌推進“五湖”、巖溶大泉和濕地生態保護與修復。大力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劃定生態保護紅線面積約3.44萬平方公里;主動擔當“華北水塔”責任,加大永定河生態補水量。

  山西省高度重視此次督察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123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715家;立案處罰417家,罰款3896.58萬元;立案偵查5件,拘留7人,約談171人,問責102人。

  督察指出,山西省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積極進展和成效,但對標中央要求,對照人民期盼,仍存在不小差距。

  一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還有差距。

  一些地方和部門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態度不夠堅決、措施不夠有力。上馬“兩高”項目愿望強烈,能耗雙控抓得不緊,審查監管責任落實缺位。全省計劃上馬178個“兩高”項目,預計能耗5942萬噸標準煤,大幅出“十四五”新增用能空間,能耗雙控形勢嚴峻。178個項目中,101個在建或已建,其中72個手續不全,比例高達71.3%。省發展改革委未采取有力措施,相關地市也未開展清理整頓,違法違規建設問題尚未得到糾正。

  晉中、呂梁、運城3市“十三五”期間多次未完成年度能耗雙控考核目標,煤炭消費量急劇增加,被*有關部委通報批評;“十四五”仍在大力發展焦化、鋼鐵等“兩高”項目,多個項目在水資源論證、煤炭消費等量減量替代、節能審查等方面存在手續不全問題。其中,平遙煤化集團違法擴建,違規從周邊村莊抽取地下水,導致周邊兩個村吃水困難,群眾反映強烈。

  能源革命綜合改革攻堅克難不夠,《山西省“十三五”綜合能源發展規劃》提出,到2020年煤炭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下降至73%。但山西打造能源革命排頭兵行動方案又將目標上調至80%,即便如此,由于工作推進不力,相關目標也未完成。削減非電用煤工作中對焦化行業“網開一面”,焦化行業2020年耗煤量突破1.3億噸。

  政績考核指揮棒作用發揮不夠,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費比重等約束性指標未納入目標責任考核體系?!渡轿魇¢_發區考核辦法》未充分體現生態環境保護要求,太原市清徐經濟開發區違法建設“兩高”項目等問題突出,2020年考核仍被評為“*”等次。

  不敢動真碰硬,對能源消費量和強度雙控年度考核目標未完成的地市,既未按要求問責,也未實施高耗能項目緩批限批,考核結果運用“寬松軟”。呂梁市交口縣肥美鋁業公司自2012年違法建成投產以來,累計消費煤炭約1000萬噸,地方對此長期聽之任之。

  二是大氣結構性污染尚未得到有效遏制。

  省發展改革委、能源對控制煤炭消費量工作重視不夠,全省煤炭消費底數不清。大氣污染防控重點區域“4+4”城市中,除臨汾外,其余城市2020年規上工業企業煤炭消費量均較2015年增長20%以上。太原市不顧大氣環境質量改善嚴峻形勢,仍利用“煤改氣”削減下來的煤炭消費指標,在手續不全情況下違規建設集中供熱項目,預計新增耗煤量46萬噸/年。呂梁、陽泉等市及太原清徐精細化工循環產業園新建項目減煤方案弄虛作假,以減量替代為名,行增加煤炭消費量之實。

  焦化行業環境問題突出。焦化壓減產能敷衍應對,晉城市落實壓減任務搞平均攤派,不區分節能環保情況,將40萬噸壓減任務按產能比例分攤到企業,導致部分企業直接成為落后產能,與壓減產能初衷背道而馳;呂梁市不顧實際情況,把壓減指標簡單分攤到在建或新建企業,引起企業強烈抵觸。一些企業環境違法問題頻發。金暉煤焦化公司等9個項目手續不全,擅自開工建設;晉茂煤化工等4個項目違法建成投產,大氣污染嚴重;太谷恒達煤氣化有限公司長期私開旁路直排煙氣,在線監測設施數據造假。

  鋼鐵行業去產能弄虛作假。全省2017年以來批準實施的18個鋼鐵產能置換項目中,只有一個減量置換比例符合要求。按照淘汰任務要求,呂梁市中陽鋼鐵公司一座120噸轉爐應于2019年10月關停,有關地方上報已關停并經省工業和信息化部門現場驗收,但現場督察發現該轉爐仍處于生產狀態。全省60家在產鋼鐵企業中僅有40%完成低排放改造。忻州市代縣、繁峙縣球團企業大氣污染嚴重,普遍存在治理設施簡陋、煙氣標排放等問題。

  山西省30萬千瓦以下火電機組中有60%能耗不達標。陽煤集團發供電分公司第二、第三熱電廠,金巖熱電有限公司供電煤耗嚴重標。呂梁市離石區、中陽縣對城區集中供熱謀劃不夠,大土河焦化熱電一分廠及二分廠、中鈺能源公司等能耗不達標燃煤小機組長期“停不了、關不得”。晉城市北留周村工業園區仍有46臺燃煤鍋爐未關停整合。

  交通運輸結構調整行動遲緩。列入*重點建設規劃的21條鐵路線,只有9條建成通車;晉城市18家重點煤礦中仍有8家未接入鐵路線。呂梁、運城等市VOCs治理不到位,晉中、太原、晉城等市揚塵污染問題突出。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山西省運城市鹽湖區現場檢查某家具企業油漆使用情況。

  三是黃河流域生態保護與治理力度不夠。

  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問題突出,全省38個縣(區)地下水載,占黃河流域61.3%。省水利廳未及時將*分配的黃河流域取水量細化到干、支流,片面認為只是干流取水指標,一定程度造成干流取水少、支流開發過度面。2019年,太原、呂梁、臨汾、晉中4市指標取用黃河支流水1.52億立方米。

  違規“取水”問題多發。一些地方落實“以水定產”要求不到位,晉中市靈石縣水利違規為山西聚源煤化工項目出具用水許可審查意見;介休市昌盛煤氣化公司未獲取水許可,2020年違規取水190萬立方米;晉豐煤化聞喜分公司制作虛假臺賬,近6年違規取水458萬立方米。呂梁市山西信發集團、朔州神頭第二發電廠等多家公司違規量取水。全省還有504眼井合計6405萬立方米地下水壓采任務尚未完成。部分城市中水利用率不高,節水存在短板。

  水環境治理不到位。太原市7個生活污水處理廠中5個已滿負荷,擴建工作進展緩慢,北郊污水處理廠每月23萬噸污水直排汾河;汾東污水處理廠“逢雨就排”,2020年7月以來累計排放100萬噸污水入汾河;侯馬市、臨汾翼城縣大量生活污水直排澮河。太原市清徐縣不在雨污分流、截污納管等系統治理上下功夫,而在考核迫近時,將南白石河河水加藥處理后排入監測點前河道,為“達標”而達標。陽曲產業園區、壽陽縣經開區、孝義經開區等工業園區環境基礎設施欠賬多。省水利廳和萬家寨水務集團公司在落實汾河生態補水決策上“打折扣”,河道下泄水量明顯達不到要求。

  四是礦產資源開發長期積累的環境問題突出。

  全省大宗工業固廢堆存量約14億噸,其中煤矸石9.2億噸,環境問題突出。礦產資源無序開發加劇生態破壞,督察組抽查晉中、呂梁10家露天煤礦,9家存在越界開采問題,面積達8182畝;8家存在違規排土問題,壓占土地過2.7萬畝。煤礦自燃問題較突出,僅忻州市就有5個煤礦多處火區未治理。忻州市300余處尾礦砂堆存點,違規壓占耕地林地約2725畝;南峪口、宏盛鐵礦侵占臭冷杉省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268畝土地非法堆放尾礦砂。大同、朔州等市67個排矸場未取得土地手續;山西焦煤集團斜溝煤礦批建不符等問題長期整改不到位,違規處置煤矸石3000多萬噸,削山取土,加劇水土流失,省國資委在明知未完成整改情況下予以銷號。

圖片

2021年5月,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山西省忻州市代縣現場檢查某球團廠污染治理情況。

  *輪督察指出的山西蘆芽山*自然保護區以及桑干河、應縣南山等省級自然保護區內違法開發行為未整改到位。此外,一些地方對自然保護地違法違規建設問題重視不夠,僅中條山*森林公園等7個自然保護地內就存在31家礦產開發項目。

  督察要求,山西省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堅決扛起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政治責任。加快制定碳達峰山西行動方案,嚴格落實能源消費雙控,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上馬;扎實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嚴格落實“四水四定”要求;持續深化“兩山七河*域”生態修復,改善大氣環境質量,加快推進固體廢物處置和利用。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嚴肅、*、有效問責。對需要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或需要提起公益訴訟的,按有關規定辦理。

  督察強調,山西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報告,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中央、國務。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山西省委、省政府處理。

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安徽省反饋督察情況

  督察認為,安徽省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引,加快融入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聚焦建設綠色江淮美好家園,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重要進展和成效。

  安徽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書記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把生態環境保護擺在突出位置,深入開展“三大一強”專項攻堅行動,推動長江生態環境保護發生轉折性變化,馬鞍山薛家洼經過治理已成為美麗如畫的生活、景觀岸線。組織實施巢湖碧水、安瀾、富民“三大工程”和環巢湖濕地等重大項目。持續做好揚子鱷*自然保護區問題整改。修訂《安徽省環境保護條例》等地方性法規,出臺《安徽省省直有關部門生態環境保護責任清單》。

  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強化大氣污染防治“五控”措施,2020年全省PM2.5年均濃度較2015年下降25%,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例較2015年提高5個百分點。開展工業、城鎮、農業農村、船舶港口、飲用水水源地“五治”,近3年新增城鎮污水處理能力168萬噸/日,新建污水管網3954公里,全省地表水國考斷面優良比例87.7%。積極落實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和嚴格管控措施,加強涉重金屬重點行業企業排查整治。

  扎實推進長江、淮河、新安江、江淮運河四大生態廊道建設,積極推動開展生態文明示范創建?!笆濉币詠?,*創建11個*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市縣,4個縣(區)被命名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踐創新基地。加快生產方式綠色轉型,2020年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占規上工業比重較2015年提高6.9個百分點,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較2015年提高4.2個百分點;2016年至2019年,萬元GDP用水量、能耗分別下降34.8%、17.6%。

  安徽省高度重視此次督察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3815件群眾舉報問題已辦結或階段辦結3310件,其中責令整改1906家;立案處罰421家,罰款2716.6萬元,立案偵查16件,拘留25人,約談452人,問責29人。

  督察指出,安徽省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重要進展和成效,但對標中央要求,對照人民期盼,仍有明顯差距,一些突出生態環境問題依然存在。

  一是一些地方和部門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不夠到位。

  安徽省一些地方和部門統籌推進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與經濟高質量發展存在明顯不足,解決突出生態環境問題用心用力不夠。對減煤工作重要性和緊迫性認識不夠,在制定能源發展規劃時,將2020年煤炭消費目為1.8億噸,較2015年增加14.7%,嚴重背離*“下降5%左右”要求。省發展改革委直至2018年5月才部署減煤工作,行動遲緩且放松要求,在煤炭消費量逐年上升的情況下,2020年違規為淮北、安慶等6市的8個耗煤項目辦理能評審批手續。減煤工作流于形式,淮北市淮北礦業集團長期少報煤炭消費量,僅2019年就少報614.6萬噸,占全市煤炭消費量30%以上,導致全市減煤數據嚴重失真;淮北、宿州、淮南、安慶、馬鞍山等市部分耗煤項目還存在煤炭減量虛假替代問題。

  “兩高”項目管控不力。省經濟和信息化部門未落實“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嚴禁新增鑄造產能”要求,長期未制定鑄造行業產能置換辦法,各地鑄造項目盲目無序發展,新增產能10.9萬噸/年。省發展改革部門監管不到位,“兩高”項目違法建設問題突出。六安市安徽金日晟礦業有限公司150萬噸/年球團項目未取得能評審批手續,2019年違規開工建設,省、市、縣三級發展改革部門明知其違法行為卻不制止。蚌埠市安徽豐原集團有限公司4臺共16萬千瓦的熱電機組等項目未經能評審批,違規建設,新增耗煤量100萬噸/年。

  一些地方犧牲環境換取一時經濟增長。蚌埠市及固鎮縣盲目推動安徽固鎮經濟開發區上馬工業項目,在被實施涉水項目限批期間,仍強力推動6個涉水項目通過環評審批。園區中水回用等環境基礎設施始終未建成,雨污管網錯接混接等問題一直未解決,受納水體北淝河水質長期不達標。合肥巢湖市為獲取建設用地指標,多次假借“殘次林”土地整理名義,毀林造地,2018年以來,毀林造地面積1400畝。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安徽省合肥市新站區現場檢查管網雨污混接情況。

  一些督察整改工作不嚴不實。*輪督察指出太平湖省級風景名勝區內存在違規建設問題,黃山市和黃山區整改浮于表面,規劃紅線內的6個違規項目整改沒有實質進展。合肥市巢湖一級保護區內雍景灣地產等違規項目未依法整改,省生態環境部門卻予以驗收銷號?;幢笔续櫾疵夯邢薰?、滁州市洪武報廢汽車回收拆解利用有限公司、安慶市志誠鑄造廠等企業環境污染問題均未整改到位。

  二是長江及巢湖保護修復仍不到位。

  巢湖等重要湖泊綜合治理工作推進仍有差距?!冻埠C合治理攻堅戰實施方案》設定水質目標的河流中,8條未達標;十五里河、南淝河等4條重污染河流的21個綜合治理項目進展滯后;合肥市建成區雨污混接點排查整治工作未按要求在2020年年底前完成。巢湖水環境改善成效仍不夠穩定,湖體富營養化指數改善不明顯。宣城市南漪湖流域內水產養殖尾水和大量生活污水直排,入湖河口清淤和濕地保護修復工程無實質性進展,宣州區洪林鎮違規在沿湖灘涂圍湖造田,蠶食湖濱濕地1000余畝,南漪湖水質不能穩定達到Ⅲ類標準,湖體進入富營養化階段,存在藍藻水華暴發風險。

  污水下江入河問題依然存在。銅陵市郊區對荷花塘水質惡化問題敷衍應對,默許有關單位“撒藥治污”,荷花塘污水持續直排長江近半年,對長江水環境造成不利影響。宣城市合流制污水管網改造、雨污管網排查檢測工作推進緩慢,市住房城鄉建設、城管執法等部門為降低敬亭圩污水處理廠運行負荷,在污水處理廠進水主干管上人為開鑿溢流口,導致大量污水直排。黃山市祁門縣城區污水收集處理率不足20%,2020年城區9個污水直排口共排生活污水約470萬噸。

  礦山生態修復工作推進不力。馬鞍山市向山礦區硫鐵礦山、合肥市鐘山鐵礦長期粗放開采,生態破壞嚴重,酸性淋溶水污染問題突出。池州、安慶等市礦山治理標準不高,效果不好;宣城等市礦山落實“邊開采、邊治理”要求不足,宣城貍橋三岔路采石場以綠色防塵網“遮羞”。

  小水電清理整改工作打折扣。安徽省保留的758座小水電站中,僅7座安裝流量計,其余小水電站無法對下泄流量進行定量監管。抽查的25座水電站,10座未按規定泄放生態流量,部分河道生態功能嚴重破壞。

  三是皖北地區大氣污染治理推進不力。

  工業窯爐標問題突出,淮北市臨渙焦化股份有限公司SO2長期標,宿州市蕭縣合成革產業園11家合成革企業煙塵和氮氧化物不能穩定達標,宿州蕭縣安徽東潤玻陶科技有限公司脫硫脫硝設施長期不正常運行,SO2、NOX濃度分別高達2000mg/m3和3000mg/m3。燃煤小鍋爐淘汰工作不嚴不實。阜陽市和亳州市蒙城縣、利辛縣養殖點大量使用應淘汰的燃煤熱風爐,無治污設施,大量煙氣直排,群眾反映強烈;阜陽市潁上縣謝橋煤礦4臺鍋爐一直未按要求淘汰。

  柴油貨車污染治理存在明顯短板。雖多次被*有關部門通報,但阜陽、亳州、淮北、宿州4市不合格油品非法銷售問題依然突出,黑加油站禁而不絕。抽查發現,4市柴油樣品硫含量不合格率近20%,車用尿素樣品不合格率達30%。此外,阜陽市機動車尾氣檢測不規范問題突出,加油站點油氣回收裝置普遍運行不正常。

  一些特色行業整治不到位。群眾多次投訴的板材及廢塑料加工行業廢氣污染問題仍未有效解決。阜陽界首市光武科技園,宿州市埇橋區順河鎮板材加工集中區和楊莊鄉*鄉村工業園內企業VOCs污染問題突出。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現場檢查板材加工企業揮發性有機污染物收集處理設施運行情況。

  四是一些突出生態環境問題亟待解決。

  飲用水水源地清理整治不,滁州市兩個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仍存在大量違法違規項目。黑臭水體排查整治不到位。蚌埠市八里溝等三條黑臭水體因周邊管網混接錯接、存在缺陷等問題,重返黑臭;阜陽經濟技術開發區每天約2萬噸生活污水直排,導致金洼大溝重度黑臭;六安市金安區百家堰部分河段重度黑臭;黃山市徽州區豐樂河1號渠長期直排污水,在新安江支流豐樂河河灘上形成黑色污染帶。

  農業面源污染防治不力。省農業農村部門對*關于農業面源污染治理的文件一轉了之,工作流于形式。測土配方施肥和農藥減量工作弄虛作假,合肥市肥東、肥西、巢湖等地為達考核要求,虛構測土配方施肥數據,部分鄉鎮配方施肥用量甚至大于當地化肥施用量。多種禁用農藥、非標地膜仍在銷售使用。

  部分工業園區環境污染問題突出。滁州市定遠鹽化工業園企業通過雨水管網偷排污水、治污設施不正常運行等現象普遍。宿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部分企業長期標向園區污水處理廠排放廢水,COD濃度*達1873mg/L,污水處理廠出水不能穩定達標。

  淮河流域湖泊污染防治工作仍不到位。焦崗湖流域城鎮生活污水配套管網建設不完善、綜合整治工程推進滯后、違規養殖捕撈及侵占湖泊濕地等問題突出;石龍湖治理目標屢定屢空,入湖支流污水下河現象仍然存在,周邊部分鄉鎮污水處理設施運行不正常。

  督察要求,安徽省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堅定不移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努力走出具有安徽特色的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加快能源、產業結構等優化調整;系統推進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和巢湖綜合治理;加大煤炭消費量控制力度,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上馬;加快補齊環境基礎設施短板。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嚴肅、*、有效問責。對需要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或需要提起公益訴訟的,按有關規定辦理。

  督察強調,安徽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報告,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中央、國務。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安徽省委、省政府處理。

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遼寧省反饋督察情況

  督察認為,遼寧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改善,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重要進展和成效。

  遼寧省委、省政府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書記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精神,成立由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擔任主任的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委員會;制定污染防治攻堅三年專項行動方案等政策文件,對污染防治攻堅戰進行全面部署。扎實推進督察整改工作,解決一批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推進以遼河*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強化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修復。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努力做好改造升級“老字號”、深度開發“原字號”、培育壯大“新字號”結構調整“三篇大文章”。

  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推進重點行業、燃煤鍋爐污染治理,完成3975家“散亂污”企業、1427臺燃煤鍋爐、2282臺工業爐窯整治。以遼河流域污染治理為重點,實施工業、生活、農業污染“三源齊控”,推進水質改善。統籌開展渤海、黃海海域綜合治理,盤錦市修復濱海濕地6.29萬畝。加強土壤環境風險管控和安全保障,完成耕地土壤環境質量類別劃定工作,建立并公開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和修復名錄。

  逐步建立健全長效機制。先后制修訂機動車污染防治條例等7部地方性法規,發布實施海水養殖尾水污染物排放等6項地方標準。省“十四五”規劃綱要確定的10項約束性指標中7項為綠色生態指標。出臺《遼寧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環境保護辦法》。以排污許可制為載體,將全省近10萬家企業納入排污許可管理,推動落實企業主體責任。

  遼寧省高度重視此次督察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截至6月底,督察組交辦的4660件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748家;立案處罰515家,罰款5515.1萬元;立案偵查24件,拘留5人,約談261人,問責253人。

  督察指出,遼寧省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重要進展和成效,但一些地區和領域問題還比較突出,生態環境保護力度、效果與中央要求和人民群眾期盼仍有差距。

  一是一些地方和部門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有差距。

  思想認識仍不夠到位。有的地方對綠色低碳發展理解不夠深刻,還存在傳統路徑依賴,對“兩高”項目管控不力。2015年以來,遼寧省高耗能產業能源消費比重逐年增加,2019年六大高耗能行業能源消費占規模以上工業比重較2015年上升4.3個百分點,單位GDP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比例均未完成序時目標,能耗雙控形勢嚴峻。有的地方政府甚至違規推動項目建設。各地上報擬投產達產重點用能項目中,有37個項目沒有取得節能審查意見就擅自開工或建成投產,涉及新增綜合能耗1000余萬噸標準煤。鐵嶺昌圖縣召開縣長辦公會違規推動“兩高”項目建設,要求相關審批和主管部門不得對未辦理審批手續的項目予以處罰;錦州義縣將“兩高”項目作為年度重點工程,成立專班推動,導致相關項目在未取得節能審查、施工許可等手續的情況下擅自開工建設。鞍山恒盛鑄業有限公司未取得節能審查意見就違規上馬高爐煉鐵項目,已累計生產生鐵34萬噸。對未完成能耗雙控考核的地市,遼寧省既未按要求實施問責,也未實行高能耗項目緩批限批,能耗雙控考核淪為擺設。

  2017年新修訂的《遼寧省森林和*類型自然保護區管理實施細則》降低地方級自然保護區調整和撤銷標準,一些保護區面積大幅縮減。大連市普灣經濟區管委會違規決策啟動填海工程,推動房地產項目;普灣經濟區規劃建設在未依法依規辦理海域使用等審批手續的情況下,違法組織實施填海工程,破壞濱海濕地面積達150公頃。

  生態環保責任落實不到位。省發展改革、生態環境、住房城鄉建設、自然資源、農業農村、林草等部門落實生態環保責任不到位,減污降碳、污泥無害化處置、海洋、濕地保護等重點工作嚴重滯后。鐵嶺市長期不作為慢作為,凡河新區污水管網破損嚴重,污水處理廠建成近10年未能正常運行,每日約2萬噸生活污水直排,導致凡河水質惡化,直至督察進駐前才匆匆建成1400米臨時管線,將大部分污水接入污水處理廠。沈陽經開區管委會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化學工業園大量污水直排,區域環境空氣質量持續惡化。

  一些督察整改工作推進不到位。錦州市南站地區污水處理廠改擴建工程、阜新氟產業開發區污水處理廠穩定達標等整改任務未按時完成。*輪督察群眾舉報的原撫順經濟開發區李石街道區域性異味擾民,凌海市機動車拆車市場環境污染等問題均未得到有效解決,群眾反映強烈。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遼寧省錦州市凌海市現場檢查某機動車拆解點位。

  二是污染防治工作存在不足和薄弱環節。

  大氣污染防治存在不足。2020年,沈陽和撫順市優良天數比例、營口市PM2.5年均濃度下降比例未達*要求,鞍山市、錦州松山新區、沈陽經濟技術開發區PM2.5年均濃度同比惡化。散煤污染問題仍較突出,VOCs管控、菱鎂行業整治、秸稈禁燒等工作推進不到位。交通運輸結構調整工作嚴重滯后,全省具有鐵路專線的大型工礦企業和新建物流園鐵路運輸比僅為45%,遠低于*80%的目標要求。重污染天氣應對不力,2021年1月重污染時段仍有大量企業標排放。

  水污染治理成效不穩固。丹東、阜新等市不同程度存在污水直排問題,日均排水約25萬噸,造成河道水質惡化。污水管網建設滯后,部分污水處理廠長期閑置?!笆濉逼陂g規劃建設28座污泥無害化處置項目,截至此次督察進駐時僅有1座開工建設,朝陽、阜新等市污泥無害化處理能力嚴重不足,違法堆存處置問題突出。朝陽市城市生活污水處理廠自2008年投運以來,一直未建設污泥無害化處置設施,40余萬噸污泥長期堆存于臨時堆場,未采取有效“三防”措施;阜新市阜清環保公司將5萬余噸污泥堆存在湯頭河大堤內側;本溪市約有29萬噸污泥露天堆存,環境風險隱患突出。錦州市錦凌水庫、朝陽市白石水庫二級保護區內存在生產企業。

  城鎮生活垃圾處理進展滯后。截至督察時本溪、盤錦等9市的焚燒處理能力占無害化處理能力不足50%,未達到*要求。垃圾滲濾液積存和違法處理問題突出,全省滲濾液積存量達55萬噸,遼陽市違規將6.7萬噸滲濾液送至城市污水處理廠處理,撫順、錦州等市多個垃圾填埋場存在滲濾液大量積存、滲漏外排問題。

  三是渤海綜合治理一些任務推進不力。

  部分入海河流水質惡化。2020年沿海城市涉氮重點行業氮排放量增幅達20.24%,全省入海河流氮平均濃度比2017年升高32.3%。大連復州河,營口熊岳河、沙河,葫蘆島興城河、連山河等河流均未完成氮削減目標。其中,連山河—沈山鐵路橋下斷面、熊岳河—楊家屯斷面、復州河—三臺子斷面2020年氮年均濃度分別較2017年升高96.4%、90.1%、57.2%。

  海水養殖污染防治有較大差距。遼寧省未按要求于2020年年底前發布養殖水域灘涂規劃。市縣級養殖規劃雖在2018年前完成編制,但部分規劃未按要求劃定海域禁養區、限養區,缺少約束性、操作性。全省大多數工廠化、池塘養殖場尾水直排入海。葫蘆島興城市開展監測的531個養殖排污口中有210個標,每日外排尾水約70萬噸。

  部分地方違反要求實施填海工程。2019年3月以來,葫蘆島市經濟開發區北港工業園區20萬載重噸/年船舶制造項目、葫蘆島港6號至7號泊位項目、大連市熱電廠卸煤碼頭項目單位違反*有關要求,分別實施填海2萬余平方米。

圖片

  2021年4月,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遼寧省大連市普蘭店區航拍的圍填海項目現場。

  漁港碼頭污染治理不到位。遼寧省渤海海域大多數漁港存在審批手續不全、污染治理不到位問題。28座納入名錄管理的漁港中仍有19座未辦理環評審批手續,部分漁港存在港口污染防治設施配而未用、港池垃圾清理不及時等問題。58座未納入名錄管理的漁港問題更普遍。

  四是自然生態保護等領域問題比較突出。

  大連斑海豹*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仍存在大量養殖活動。鐵嶺開原黃旗寨白鷺省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內存在違法建設旅游設施問題。濕地保護不到位,省林草部門未按要求編制全省濕地保護“十三五”規劃,未制定一般濕地認定標準和管理辦法,也未開展濕地利用和生態狀況動態監測,全省違規侵占濕地問題突出,僅工業和港口碼頭項目侵占濕地就過21.8公頃。林地保護不到位,受項目侵占林地等影響,林地保有量下降。

  石化、化工、電力等行業企業大多沿河近海,環境風險隱患突出。督察進駐期間,遼寧華電鐵嶺發電公司發生儲灰場沖灰水泄露事故,造成遼河新調大橋等斷面氨氮、氟化物濃度長時間段標。全省硼泥堆存環境風險隱患較大;撫順礦業集團頁巖煉油勝利實驗廠干餾渣在未進行危險廢物鑒別的情況下直排矸石山;遼寧牧昌公司期貯存1.38萬噸危險廢物;葫蘆島忠元化工公司、興明環??萍脊具`法傾倒危險廢物1000余噸。

  工業園區環境管理不到位。全省仍有1個*和6個省級園區未完成規劃環評編制工作,丹東邊境經濟合作區集中式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緩慢,阜新市皮革工業園、丹東市前陽經濟開發區污水處理廠運行不穩定。

  督察要求,遼寧省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理念,切實履行生態環境保護主體責任,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嚴控“兩高”項目,嚴格能耗雙控管理,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加快構建以遼河*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加強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抓緊補齊渤海綜合治理短板。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嚴肅、*、有效問責。對需要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或需要提起公益訴訟的,按有關規定辦理。

  督察強調,遼寧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報告,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中央、國務。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遼寧省委、省政府處理。

(來源:生態環境部)

lm

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八省區反饋督查情況 拘留60人 問責1391人 罰款3億元

您認為該新聞

很好,強力推薦給其他網友

還行,值得推薦

一般,不值得推薦

較差,根本不用看

  • 關注本網官方微信公眾號 隨時閱讀專業資訊

  • 征稿郵箱:info@testmart.cn

版權與免責聲明

  • 凡本網注明“來源:儀器儀表交易網”的所有作品,均為儀器儀表交易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儀器儀表交易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非儀器儀表交易網)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第一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爆品推薦

推薦資訊

首頁|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廣告服務| 會員服務| 付款方式| 意見反饋| 法律聲明| 服務條款

午夜在线播放免费人成97-免费一级特黄欧美极品-免费AV片在线观看网站-免费国产国语一级特黄aa大片